第二章:知错就改就是好女配

书名:穿成极品渣女后她只想洗白  作者:小青衫 

本章字数:2582     更新时间:2021-02-03 10:34:29

本书由有乐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楚宁用行动向杨氏证明,自己确实是知错就改了。

一整个下午,楚宁浆洗衣服,把缸里的水灌满,又给院里的几盆花浇了浇水,是一刻也没闲着。

书里说杨氏身体不大好,所以尽管是现在这种艰难的时候,杨氏想去接点绣活来干,程御也不肯让。早年供程御读书时,杨氏的一双眼睛就是因为早晚刺绣,生生熬坏了,现在看远一点的地方,就不大清楚。

临近晚膳的时候,杨氏去接小儿子程文熙回家,七岁的小萝卜头一进门看到她,就皱着一张包子脸,经过她身边时,用力地“哼”了一下。

小孩子不像大人内敛,他们的喜欢和讨厌都是直接表现在脸上,就像程文熙不喜欢这个把他家弄得一团糟的坏女人,她来了之后,做了许多坏事,不仅害得哥哥被大家嘲笑有个没脑子的未婚妻,而且哥哥为了赚更多钱,每天更忙了。

杨氏教育他,“熙儿,不可以这么没礼貌。”

程文熙到底还是个听话的孩子,他别扭地转过头,不再对楚宁摆脸色,但心里还是非常讨厌她。

杨氏嘱咐程文熙进屋去做功课,她提着手里的菜,准备到厨房做晚膳。

楚宁一想中午那顿索然无味的饭食,摸了摸肚子,她本就没吃太饱,又干了一下午的活,早就饿了。晚上要是再是类似的饭菜和寡然的味道,可实在太难熬了。

她想吃烤羊蹄儿,想吃水晶肘子,想吃醋溜片儿……

看来就算是为了吃,也得抓紧赚钱,等晚上程御回来,她得想办法让程御同意自己平常能外出才好。

一边想着,一边殷勤地拿过杨氏手里买的菜,楚宁浅浅一笑,“伯母,我来做吧,你去接文熙,一路辛苦了,到屋里先坐坐。”她来掌勺,至少比杨氏煮的下饭些。

杨氏可不信她会做饭,只当她客套,便说,“没什么累的,做饭我也习惯了,很快就好。”

楚宁睁眼说瞎话,“伯母放心,我以前就喜欢厨艺一道,常常在厨房钻研。您要是想做些什么,在一旁坐着生生火就行。”

反正楚家都没了,她也不怕被杨氏发现自己扯谎。

果然这么一听,杨氏也就任她去了,一顿饭而已,若是做不好,下次不让她经手就是。

楚宁把菜整理清楚,决定做一份酸辣土豆丝,韭黄炒鸡蛋,再煮一窝汤。

先把土豆削了皮,用刀切成薄片,再用清水洗过两遍后加上几滴白醋浸泡在水里。趁着浸泡的功夫,楚宁把鸡蛋备好,又把韭黄处理干净,切成半寸长的小段备用。

做好后,才让杨氏帮忙起火,等火旺了,楚宁倒油烧热,又放了一点点干辣椒,翻炒几下,就能闻到扑鼻的香味。因为有程文熙这个孩子在,楚宁不敢炒辣菜,只能在味道出来后把辣椒夹走,再放入土豆丝快速翻炒均匀。然后是放盐和醋,不多时,一道又酸又香的土豆丝就出锅了。

香味勾得房里的程文熙也忍不住过来瞧,“娘,晚上吃什么,这么香。”

杨氏也没想到楚宁是真的会做饭,功夫还比她更到位,夸赞道,“是你楚姐姐做的。”

小孩跃跃欲吃的心一下恢复了平静。

楚宁没看到程文熙的心情变化,她又紧接着把一汤一菜做了,等把大锅洗完灭了火,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沉。

程御还没下值吗?

杨氏开了口,“御儿今天恐怕又要抄完了孤本才会回来,我们先吃吧,他想必晚膳自会解决。”

抄写孤本?是了,经过杨氏提醒她才回忆起情节,靠程御的月银,还债不知要还到什么时候,所以他最近都在找孤本抄写。卖的银子还是很可观的,一本能卖个四五两银。

至于价值更高的书册,即便借到也是不能外抄的。

楚宁满满都是罪恶感,瞧瞧原身做的这叫什么事啊。

程文熙脸上显露出一副不乐意吃的样子,实际胃口比平时大多了。土豆丝真好吃,韭黄炒鸡蛋也好吃,嫩嫩的,味道极好,不知不觉,他把一整碗饭都吃干净了。

一直等到天彻底黑下来,外面虫鸣声渐小,才听到大门吱呀一声,是程御回来了。

楚宁在房间里还在想要怎么打招呼才不显尴尬的时候,程御已经脚步不停地直接回了房间。

楚宁:……

不行,事情必须今天讲才行,明日程御早早就上值了,她也遇不到。

原身自打去赌坊输得一塌糊涂后,程御就明令她这阵子不能出门。虽然楚宁能趁着杨氏不在时悄悄出去,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她以后接活挣银子都是常事,程家也总归要知道的。

楚宁想了想,去厨房煮了一碗绿豆汤,清热解暑,端去程御的房间。

一手端盘子,一手礼貌敲门,听到里面回应,“谁?”

声音倒是好听,清冽如泉。

“是我。”楚宁道。

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脚步声过来开门,房门打开,借着屋内的烛光和屋外的月光,楚宁堪堪看清眼前人的样貌。

不愧是书里的男主,面容清隽俊美,身姿如松。馒头乌发用一根木簪束起,一身天青色的家常服,应该是回来后换的,站在面前若芝兰玉树一般。

难怪连裕国公府才貌双全的嫡长女都为他倾倒,程御这人明明是贫寒子弟出身,却自有一种清贵如玉石的气质,令人心折。

好看是好看,眼底的疏离也不是假的,楚宁听到他开口,简单而清冷,“何事?”

把手中的盘子往前一推,露出尴尬的笑,“看你戴月而归,辛苦了一天,煮碗绿豆汤给你解解暑。”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那怎么能行,她重点还没说呢,楚宁把盘子塞到他手里,关切道,“特地为你熬的。”

程御挺直了背脊看她,“你又想做什么?”

又?

楚宁脑中的记忆并没有立马收到全部的信息,只知道和原身有关的一些大概的事件。听到程御没好气的质问,楚宁才想起,原身前几日也送了碗粥,里面加了迷药,想把程御迷倒了偷他身上的钱袋子,幸好被程御识破。

楚宁:……

她想原地死亡。

求求原身做个人吧,都这样了程家没把她扔给赌坊,真的是仁至义尽了。

楚宁连连摆手,“我发誓,这碗绿豆汤绝对绝对没有问题,不然你等一等……”

她小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勺子回来,舀了一口喝下,“你看,没问题吧。”

天地良心,她讨好程御还来不及,绝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趁着程御没说话,楚宁也不磨蹭,开门见山道,“伯母她身体不好,我想着以后买菜还是我去吧,今晚的晚膳也是我煮的,还可以,日后你可以把书带回来抄,也能吃点热乎的饭菜。”

程御还是没说话,只直直盯着她,像是在分辨她这话里几分真几分假。

该不会想拿着买菜钱跑了吧。

别说,还真是原主能干出来的事。楚宁无语望苍天。

她掏出怀里藏着的鳞符,放在盘子上交给程御,这个东西相当于后世的身份证,没有鳞符,楚宁连京都城门都出不去。

“我知道我最近做了很多糊涂事,昨天做梦的时候,被一个不知是哪里的高人骂了一顿,算是把我骂清醒了。这鳞符我寄放在你这,等你什么时候相信我了,再还给我不迟。”

程御神情有些松动,楚宁趁热打铁,“我住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实在羞愧得很,所以也想帮伯母承担一些。拜托了。”

迟疑半响,程御才应道,“好。”她说的他还是一个字也不信,且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送鲜花
评论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