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又一个老宅子

书名: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作者:老虎下山 

本章字数:3109     更新时间:2016-10-17 16:11:56

本书由有乐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这个柴堆后面的坑弄得比较隐秘,若非那条贪吃的够闻到了血腥味儿,跑到这里来挖死死急吃,我们得花不少的功夫去找。

我呼了一口气,刚才那条大狼狗叼着没有脑袋沾着土的鸡尸体,突然呜咽着窜出来的时候着实吓了我们一跳。

现在站在不远处直勾勾的看着我们,似乎确定了我们不会跟它抢鸡,就在那儿吃死鸡,啃的满嘴是沾了血的鸡毛,样子有些滑稽。

这个坑并不是埋实的,而是上面用木棍担起了破衣服上盖了一层土,因为狗挖了一通,有些坍塌。金老板几铁锹清除了不多的土,发现下面有一只鸡头,被一根铁钉从眼睛之中穿过,钉在了一个木头削成的木人之上。

那木人身上还用血画了几道我没见过的印记,反正道术里各种黄纸符上用的符文、印记太多了,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怎么看那些个血写成的印记,怎么觉得一阵不舒服的感觉。

金老板弯腰去捡,表舅连忙拉住他摇摇头示意他来。

金老板也没有强求,毕竟他的老娘死的凄惨,活生生的例子在哪里摆着呢,鬼知道这东西还有什么危险不。

就在这个时候那不远处的够突兀的悲鸣起来,发出一连串支吾支吾凄惨的叫声,像是脑袋被夹道门缝里了一样。听得我不由的心里有些发毛。

回头一看,那竟然狗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死了,从吃死鸡到暴毙,前后不到两分钟。

我们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金大牙更是脸上浸出了冷汗来,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抓到那鸡头和木偶。

表舅找来一根树枝拨弄了几下,看了几眼开口道:“这上面被图了毒药,应该是一接触就能中毒的那种,这凶手当真歹毒,还布了这么一手,要不是那条狗我们中的某人可能就着了道儿了。还有这东西类似于降头术、诅咒术的用的媒体,但却又不全像,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表舅的意思很明白,如果真的是降头术、诅咒术之类的,直接就能够弄死老太太。又何必多此一举费心费力的弄出一个风水杀局来呢?这不是画蛇添足么?而且这个杀局也不怎么高明,最起码被小山子一眼就勘破了玄机。

这些条件结合在一起,我隐隐有了个结论,那个动手害死老太太的人,应该是会些害人的法子,但是并不高深才对。只不过心思当真是歹毒,用这种方法害死人,还算计到了也许会有人找到死鸡淬了毒。

小山子看了两眼,也再没有说什么,现在的道的情报也就这么多了,已经没有办法再推测出什么来了。

表舅取出一个密封袋,用两根木棍把木人和鸡头小心翼翼的夹起来,都装了进去,收拾好才拱手道:“金老板那凶手逍遥在外虽然可恶,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安排老太太的丧葬之事。老太太死的怨,要尽快开经讲道化去老太太的怨气,她才可以超脱入轮回。而且也不能老是这样闭门不见客,客人们总得要吊唁。”

金老板丢下铁锹点了点头:“那就麻烦秦爷了,给老太太打棺材的木材我早就准备好了,还请尽快给老太太打一口好老房。另外,凶手的事情也不能怠慢,不然就这么埋了老太太,怕是老太太也得心气难平吧。有劳秦爷了。”

表舅拱手说了句不客气,目送金老板回去继续烧纸,我们私底下合计了一番。

“小山子这老太太死的冤,怨气深重入祖坟反正是不可能了,得给她找一个好一点的风水穴压压,不然的话怨气聚阴容易养成僵尸。到时候不但是死者不得安宁,活着的人也得跟着倒霉,”表舅吩咐道。

小山子掏了掏耳朵,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知道啦,你能不能不每一次都这么喋喋不休的吩咐?我耳朵都起了茧子了。再说了你作一场法事渡了她,还怕啥?”

表舅给了他一巴掌:“我当然知道,但要是渡不了呢?所以得两手准备。行了我得盯着别的地方去了,要忙的事情很多。晓东你就先跟着小山子陪他找找墓穴,顺便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我把这东西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来。”

说完就丢下我们走了。

和我不一样表舅是收尸队的头儿,像现在这种一条龙的丧葬服务要面面俱到,尤其是给金老板这种大老板干活,自然得小心又小心,所以他很忙。

而我是闲人一个,就是去帮忙也就是出出力气,甚至可能会帮倒忙,所以干脆把我丢给了小山子。

小山子又恢复了逗逼属性,笑嘻嘻的一只手臂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了:“兄弟啊,你表舅这是让你打我的下手啊,你放心跟着云山真人我有肉吃,绝对不会让你无聊的。”

我一把拍掉他的手,这小子懒散起来跟树懒有的一拼,连走路都恨不得要我背,可不能给他惯这个毛病:“去去去,谁是你的手下了?我们是合作关系懂么?接下来我们是去寻风水穴还是去调查?”

小山子神秘一笑:“当然是去调查了,找风水穴花不了多长时间不及。再说了荒山野岭里乱转,怎么比得上调查找凶手这种事情来的刺激?你不知道我最喜欢当侦探的感觉了,什么福尔摩斯、名侦探柯南可看了不少呢。走,跟我去查凶手去。”

我嘴角抽了抽,一个相术的道士不去找墓穴,反而对当侦探这么的上心,这算不算是不务正业啊?看他饶有兴趣的样子,我想起了之前他道出了老太太院子里丢了鸡和猫的事情,好奇心大喜,于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句他是不是未卜先知。

小山子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了我一眼:“兄弟你傻么?这世上哪里有未卜先知的事情?我之所以敢肯定,一来是基于地相风水术的了解;二来就是因为详细的观察和逻辑推理的结果。

那老太太寨子里虽然收拾的干净,但是鸡圈的里外明显有不属于老太太的脚印在,而且栅栏有被撞的痕迹,还留下了鸡毛,肯定是有人抓鸡的时候鸡乱撞时留下的。最后关于猫门框上、屋子里的沙发上都有猫的抓痕,老人一个人在乡下会寂寞肯定会养猫和狗啥的。”

我听后还真有些佩服这小山子呢,那些侦探小说和动画片还真没有白看,这细致入微的观察我就做不到。

“从那写脚印上来看是一个男人,四十一码,穿的是布鞋,左脚鞋跟摩擦的比右脚重,或许有些跛脚,我们从这一点上下手看看。”小山子思索了片刻说道。

一个脚印上就能够看出这么多的东西来?我问道:“你是说布局害老太太的人就在这个村子里?”

小山子点点头:“从概率学上说,被熟悉的人袭击的概率要远远超过被陌生人袭击的概率。能够不声不响的从老太太家里抓走鸡而不被发现,很显然此人熟知老太太和村子里人的行为模式才对。像金村长那样巴结金老板的人应该不会少,那个宅子来往的人肯定不算少,所以也只有熟人才能够动宅子里的东西改变风水格局。”

我暗暗的点头表示赞同,不过知道这些,也就是把凶手的范围缩小了一些而已。金坪村有一百多户人家,四百多口人凭着这些找到凶手很难很难。

小山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又开始秀智商了:“金老板财大气粗对村子里的人又不错,又是盖房又是修路的平常人吃饱了撑得去害老太太?事出必有因,我们只需要找跟金老板家有仇的人家就成。虽然金老板贵人多忘事,想不起来村子里什么人跟他有仇,但并不代表就没有。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我们只需找个晒太阳聊天的老头老太们往堆里那么一杵,聊两句就啥都知道了。”

我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现在金老板家的老太太突然死了,不可能没有风言风语,这时候关于这方面的八卦肯定很多,想知道一些东西并不难。

我们穿过一条街道,却没有看到有多少老头老太太们聊天,大概是因为跑到热闹的前村那边去了。毕竟凑热闹这也是人的天性。

不过我们却发现了另一幢破旧的老宅子,和金老板家的差不多,都是老旧的土坯房子。夹在两栋新修的小洋楼中间,简直寒酸的没眼看,绝对的危房级别的那种。甚至土墙的根基都被虫子弄得松散凹陷了进去,像是一阵大点的风就能够吹倒,破旧不堪的门是锁着的,不知道主人去了哪里。

小山子一看就来了兴许,这新房林立的村子里老宅子估计就只有这两家了,很难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上前仔细的看了起来,皱眉嘀咕道:“这宅子有人住,地上的脚印是四十一码的不过是皮鞋印,没看到有明显的跛脚痕迹。风水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这宅子没什么人气,估计是家里人丁不旺吧”

我凑上前去看了看那脚印,瞪大了眼睛看,也只能够看得出来鞋子印的大小而已,其他的都看不出来。不知道小山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送鲜花
评论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