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如若往生

书名:娇宠替身娘子  作者:小宸 

本章字数:2930     更新时间:2017-01-09 16:07:21

有时候,江湖就是这样,一点小事就非常轻而易举的就煽动起他们的愤怒和怨恨

而这次所有矛头指向同一个人——白寻。

那个已经被废的第一杀手。

那些人也明白若是放在以前,去杀白寻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那个冷凌的第一杀手已经没有了武功,那个曾经站在冥陵庄主身边杀人如麻的人已经被人废了武功,身体孱弱不堪一击。

杀了她足以撼动整个道上的格局,杀了她,就等同于毁了南絮。

南絮无间可摧。

可是白寻不同。

在他们准备好了,带着杀手们隐藏在南疆的各个地方,计划制定详细,暗杀轻而易举。

而比起这计划更加快的,是南絮早已洞悉一切的情报和眼线

他甚至知道他们进入南疆的路线,知道他们行动的日期、人数

他在偏僻山路上设置了埋伏,那些有可能会威胁到白寻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斩尽杀绝!

南絮截到了他们

遥遥可见的南疆就在身后,想要去往黑墨阁不过是几个钟头。

南絮像是个孤胆的英雄一样守着这条通向白寻的道路。

冥陵的名头是很响的。

只不过这几年因为南絮的原因,有些败落,这才引起了不少人的虎视眈眈。

但是, 当南絮一身黑衣,冷冽着表情缓缓的向他们走来时。

他浑身释放出的那种威压,几乎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世上,有种人是可以让你本能的感受到危险的。

他的杀气太浓烈了。

让所有人都有种想要丢盔卸甲的冲动。

于是,一群人都有点畏缩的看着眼前这个庄主。

空气里有些寂静。

只有偶尔的马的嘶叫声。

但很快,就有人站出来,皱眉措辞道,“南庄主,我们只是来讨个公道而已。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南絮冷笑了一声,缓缓抽出剑,竖在身前,面对着一队豺狼般凶恶的敌人

他的脸平静冷漠,声音沉如深井,

“有我在这里,你们休想踏过一步。”

谈判破裂,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剑也出鞘,见血才归。

他们惊恐的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怪物。

刀尖凝聚着满满的杀意。

染着暗红色血液的刀光闪烁着

南絮一脸冷硬

整个山涧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他就像一个地狱索命的厉鬼。

一个一个的向那些妄图想要伤害白寻的人的命。

身上已经被血烫的发热。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们!

杀!

杀!

决不让白寻受一点伤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安静了。

南絮把剑从尸体里抽出来。自己带来的人也全部被屠杀殆尽。

南絮脚步虚浮的向前走着

突然胸口剧痛,他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低头一看,自己胸前冒出了一个尖锐的东西。

他麻木的想了很久,甚至仍然向前走了好几步,才意识到那是一把刀的刀尖。

他回头,正看到刀柄微微晃动在他的背心处。

他向后看去,那个人还睁着血红的眼,满是鲜血的手臂还保持着扔出刀去的姿势

南絮挣扎着走过去,在那个人喉咙补了一刀

然后倒在了地上

他拉开身上的信号弹。

带着火花

噌——

的一声窜到天上。

砰——

炸开一个绚丽的弧度。

南絮怔怔的趴在地上,他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一分一秒流失的时间,他感觉不到,他只是喃喃的,机械的重复着一句话,破碎的如同剧痛之下的肉体分离,“白寻……”

自己就要死了

可是,他还是好想要带那个人回家。

想带她回去

是不是人之将死的时候,都会格外脆弱

他好想好想白寻

想见她,无论如何,都想见她一面。

南絮短促的笑了一下。

他想,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就要死了啊。

她爱他也好,不爱他也罢

他只是想再见一见她,就一眼,哪怕就看最后一眼。

喃喃的低语,不肯合上的眼眸,唯一的一只手向前伸出,奋力挣扎着想要靠近那身影,靠近那其实根本不存在的,虚幻的身影。

南絮想笑,脸上已不听使唤。

能够为她而死。

也足够了

南絮想,他大概是真的疯了。

如果白寻……

如果白寻能够原谅她

他想告诉她,自己真正的最后的请求。

白寻,请你……

许我来生。

来生,我一定一生一世守护在你身边

来生,为了遇见你,我一定会成为这世上最好的人。

但是,若有来生,她肯定是不愿意再遇见自己了。

可惜,自己这一世最终还是伤了她

直到最终,她也对自己的心意一无所知。

他闭上眼睛,开始慢慢念一首词。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陆离的庭院里,正在浇花的白寻,突然停下,抬头怔怔望着天空。

“怎么了?”在一旁修剪枝丫的陆离也停下来问她。

“……有没有听到有人叫我……”

“叫你?”陆离凝神听了一会。

除了细碎的滴水的声音,再无其他。

陆离扔掉剪刀,皱起眉,上前就要来查看白寻的耳朵“耳朵不舒服吗?”

白寻摇摇头,“没有……可能是出现幻觉了,现在也没有声音了。”

陆离却不依不饶,“休息一下吧。”

白寻点头,没有异议。

陆离扶着她,笑笑,“回去吧,等会儿可能要起风了。”

白止连夜赶回来,站在门口。

他不敢不让白寻知道,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做了一件怎样决绝的事

那个男人甚至都不想让白寻知道,就打算用自己一生去换她半世安稳。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去赴死。

阻止不了。

一直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看见有人回来。

他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庄主!”

为首的那个大汉看着他,摇摇头

白止一下子就愣住了

往后看去。

南絮全身血污,脸色已经灰暗。

呼吸已经微弱。

白止蓦然的顿住了。

他和一群人站在凌晨萧瑟的寒风中,天光是如此黯淡以至于四周都灰濛濛的,树木的投影在沙土地面上交错,枝叶发出轻微的、沙沙的声响。

南絮在那里

他还是活的,还会呼吸,胸膛还会不易为人发觉的一起一伏

但是,支撑着南絮生命的东西正在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流失

他身体正在渐渐冰冷。

这时,南絮微微的动了动手。

白止立马扑到他面前,“庄主!庄主!”

南絮的声音几乎是微不可闻了:“……后……”

白止又是一怔:“什么?”

南絮侧着脸,声音虚弱的说“……后事。”

白止费尽心力才听清,南絮说的是,

准备后事。

南絮指着胸口,白止伸进去。

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他满心疑窦的接过来。

南絮继续声如蚊讷:“……放……”

白止脑子里那根弦

蹦——得一声已经断了

声音竟然有点尖利:“庄主,你会撑下去的!”

南絮静静的躺在那里

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了。

他的手出乎意料的冰凉,好像还微微的颤抖着。

他累了。已经忍不住想要阂上眼睛

死当长相思

生当复来归

他已经不可能复来归

死当长相思——

漫漫世间路,一个人踽踽独行,相思到死、何日才是头?

白止大惊失色:“庄主!”

暗红色的血迹,星星点点涌了出来

苍白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脉突突跳着,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迸裂开来。

南絮安静的仰着头,血迹从唇角淌到下巴上

大量暗红色的血,触目惊心。

他是这么安静

那纷乱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人来人往的脚步声、说话声、抽泣声、诚惶诚恐躲躲闪闪的目光……

那一切好像都渐渐远去了,那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寒冷的感觉如此让人煎熬难耐

像身处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一样,四周黑黑的,却是嘈杂的。

看不见身边的黑暗中,却有那么多看得见自己的眼睛,还有仿佛就响在耳边的刺穿心脏的呜咽声。

让他心痛得快要窒息

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每一根骨头都在叫嚣着要断掉――

以为会减轻的疼痛并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清晰―

会就这样死掉么?

就这样死掉吧。 

筋骨断离的声音。

意识越来越模糊,眼里又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眼睛一阵刺痛,血珠迷了整双黑眸。

“白寻。”

白寻眨着晶亮大的眼睛看着自己,清脆的声音“南絮。”

这次的白寻是暖的。

依稀,南絮听到自己喉口滚出一记叹息。

蒸腾的血气,氤氲着,缓缓勾画出白寻灿烂的笑,安静的眉眼。

他们之间距离只差一点一点,就那么一点点转身的距离。

粉身碎骨的血,滴滴飞溅入咽喉。

清清凉凉,又温温热热。

南絮的瞳仁好像不受控制,慢慢地,慢慢地在放大。

他费力扭过头,嘴角漂亮地一记飞扬。

白寻。

砸一下
送鲜花
评论
看过《娇宠替身娘子》的人还看过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2016 iyoul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