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贬神灵双杨合一体 动凡心两地会三生

书名:假南游  作者:秦伟伟 

本章字数:6296     更新时间:2020-06-30 06:34:18

也向人间漂半生。青春作古已无成。拂意梁鸿非所奔。只恨。无人予火问锅声。

独走江湖头未醒。随性。红尘舞女笑盈盈。病老天涯回首际。该死。恐无知己恐无情。

——词寄《定风波》

话说通天太圣无意之间拾得一条木匣,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张黄纸,纸上天书写着:

吾乃混沌之神盘古也,先天地早分,奈天地寂寥,宇宙无声。兼吾孤心孑意,无与为邻。遂以私心拈天粘地,合为一体,吾以地为床,天为被,一寐万年。醒后觉呼吸不畅,故重分天地,再立阴阳。吾不思重复前辙,故以死谋生,吐气造了十神子:

大神子乃玄穹,当封东旻玉帝,掌东天众神。二神子炎帝,当封神农大帝,掌众生权。三神女乃女娲,当封中天皇母,掌六欲天。四神子乃伏羲,当封琉璃教主,掌琉璃世界。五神子乃共工,当封四海天尊,掌东极诸天。六神子卡俄斯,当封大宇国王,掌权界。七神子卫嘉斯,当封第一战神,掌龙界。八神女娜露斯,当封混沌之母,掌欲界。九神子火灯斯,当封库藏金刚,掌佛界。十神子银猿,当封护天大帝,掌九天权。

话说通天太圣见到自己名字,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乃是盘古十子,喜的是从今后也能和玉帝平分天下,共领三界。

话说通天太圣得了盘古遗诏,如获珍宝,心中欲望膨胀,不觉两臂狂拍,露出野兽之形,嗷嗷野笑。引来二十大宗伯、三十小宗伯、五百肆师、八百大司乐、三千大祝。众人被他狂笑声引来,都拥挤在庙门前往里窥探。众人都低声议论,说他是不是疯了,独自狂笑。

正议论着,袁天野走出庙来,拿出遗诏,对众人道:“从今起,尔等再不用待在破庙里了。你们将是袁老爷的臣子,侍候老爷好的,都封一等大神。住琼楼玉宇。侍候不好的,都发配三恶道受苦。事不宜迟,有谁愿追随老爷的,尽快上天,俄不比玉帝,大伙有房一起住,有车一起坐。有钱一起花,有病一起治。有难一起帮,有死一起伤。官无大小,都是亲人。民无贵贱,都是兄弟。贪官不会有,恶霸更无存。人人做自己,天条如废纸。”

他那里扯着嗓门大吹法螺,众人都窃笑不已,都小声议论,都说他疯了。袁天野拿出盘古遗诏来,道:“你们只道俄疯了,不肯追随俄。罢罢罢,自古麻雀笑鲲鹏,尔等天生下贱,拉扯都拉扯不动。”

言讫,两条长臂一张,化作翔云翅上天去了。有诗为证:

心猿不定要通天,局里愚迷局外穿。

北海压身还未死,悔之今日索神权。

话说袁天野怒气冲冲打上灵霄宝殿,一路众神都知道他有了官衔,故不敢拦他,任由他去。

只见那货大步跨进宝殿,对着文武大臣,将所谓盘古遗诏捏在指上,挥着降魔对金杵,指着玉帝嗷嗷直叫:“玉帝老儿,你欺我好苦。原来我也是先天十子,你我俱为神考大帝之子。如何你为君,我为臣?若不是你命俄掌管不周山圣祖庙,俄还不知他老人家还有遗诏在此?”

朝中文武听说“盘古遗诏”,都围过来看他手上捏得一封黄纸,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字。玉帝见文武大臣都拥挤过去,都争着要看。乃咳嗽几声,大臣们才各归本位。

玉帝也有心要看,袁天野又怕他撕了,到时候不好对证,只将遗诏拿在手里,往前几步,让他隔空观看。玉帝看后,对大臣道:“这三花子眼近视了,这哪里是什么遗诏?分明是神仙禁令条文。快别闹了,还是本本分分下界守庙去。”

袁天野哪里听得进去,按他内心想法;为玉帝故意如此说,不愿江山平分,他一家独大。他有了这想法,别人的话再听不得,三说两说,说的恼了。两只长臂自咯吱窝里掏出对金杵来,一手提一杵,指着玉帝要打。

却恼了一位真人,只见他从班中闪出,手提三指叉,挡住袁天野。众臣视之,护驾战猿者,乃护道真人也。这一挡,却激怒了他,越发勇猛。真人也不示弱,这一场好杀,但见:

通天太圣狂,护道真人猛。太圣狂,两臂疾飞对杵旁。真人猛,一手驰来三叉狠。金杵落如风,钢叉亮似灯。一个枉自欺心称太圣,一个秉性灵持尊护道。一个是盘古残气生,一个是梨花古木撑。一个是先天十子猿,一个是丹家百道尘。一个恃强凌弱夸铁拳,一个除妖降魔渡善人。银猿打拳,直打的雷声滚滚,琼楼欲震。真人出掌,也击的雾气腾腾,天庭气闷。先猿王力猛,三千泰山可挪腾。梨老道根深,十万黄巾莫能分。他两个叉来杵往争斗胜,千百回合未见对手有伤痕。有诗为证:

魔心一起便生狂,玉帝魂飞无主张。

护道真人来救驾,方知天界有贤良。

话说通天太圣和护道真人斗了千百个回合,未见胜负。众神兵天将欲助力擒猿。只见西方降下二十四道金光,上品莲台端坐一尊大佛,大众回首视之,乃如来佛祖是也。众神见了我佛,尽皆叩首,玉帝长出一口闷气,待要叙述叙述。

如来以掌止住道:“陛下勿言,贫僧已知矣。”通天太圣转身,收了金杵,将头仰直,望来人:

丈八金身,双耳垂肩。背后二十四道金光,左右一十八位珈蓝。坐下妙品莲台,莲台下氤氲万里,熠熠生辉。住世说法,四十九年未动摇。禅河苦行,二千百日也坚持。火灯斯三世,太子悉达多、南无毗婆尸佛、释迦牟尼佛。

袁天野不知死活道:“你是哪来的巨人,敢来管俄通天太圣?”十大弟子舍利佛道:“妖猿不得无礼,此乃西方极乐世界世尊释迦摩尼,南无阿弥陀佛,如来是也。”天野一听是如来佛祖,乃跪哭道:“原来是九哥到了,九哥……。”

“闭嘴,哪来的野猿竟敢与我佛称兄道弟?”舍利佛道:“妖猿,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得寸进尺,任意胡为。”

天野道:“俄没有胡为,俄有神考大帝遗诏在此。”

舍利佛接过遗诏,面呈如来。如来看了哈哈大笑:“你这侏儒野狖何等欺心,伪造出这等谎言,还想做什么护天大帝,掌九天权。玉帝,你看该如何处置他为好。”

玉帝道:“这妖猿是喂不熟的野狼,最是自私自利。昔日,他还只是一个野猿,在下界东鹤神洋被十兽追杀,是朕存了善心,叫巨灵神推山移海救了他。他不思回报,却拐骗天女为妻,问他索取,还大动干戈,意欲反天。朕两次授封他官职,都不能安分守己,今番佛祖降临,万望除了害吧!”

袁天野听到玉帝撺掇如来除他,不禁破口大骂,众大臣都跪求如来为天庭除害。

袁天野道:“你们恨我没用,俄有神考大帝遗诏,快快封我,不然我就告了你们。”如来大笑道:“好妖猿,天大地大,神佛最大。你上哪里告我们?”言讫,盘古遗诏在如来掌中化为灰烬,飘飘然随风而去。

袁天野见遗诏化为乌有,顿时刺痛心头,趴在地上心酸哭泣。哭声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由哭变号。哭的众神肝肠寸断,死伤大半。这个哭法唤作“破啼猿音吼”,最是能哭死人命。慌得玉帝直捂耳,惊的王母直抱头。文臣纷纷给他钱,武将个个把命逃。只有如来山不动,开口一言你莫哭。

如来道:“莫哭莫哭,我不知你有什么手段,能和玉帝平分天下,共领三界?”袁天野道:“俄会摘星取月手、俘云博影掌、开山碎地拳。”

如来道:“如此说来,你手臂力气最大?”天野卖弄臂力道:“正是,俄这一拳一掌足有三千泰山之重,打凡人成糊糊,打神仙成烙饼,打妖魔成污血。”

如来轻启檀口,道声“厉害!”,随即道:“既然你臂力惊人,我与你打个赌塞。我在手上写一个字,你若能搬得动,我叫玉帝就封你做护天大帝,掌九天权。你若搬不动,就随我到西方修炼,切勿搅闹天庭。”

天野暗思道:“人都说个大没脑子,气死他老子。我看也是。掌心里的蝇头小字如米粒一般,如何搬不动?这护天大帝是坐定了。”思毕,气势雄壮道:“好,就与你赌‘手掌搬字’,我若搬得动,你真能做的了玉帝的主吗?”如来金头一点,微微一笑道:“做得,做得。”

天野道:“那就请题字吧!”只见如来用右手沾口唾沫在左手掌心写了一个“权”字。将左掌放低,道声:“字已题好,休啰嗦,快来搬吧!”

袁天野跳到如来左手上,双手抱住“权”字用尽三千泰山之力,使劲搬挪,那字未动一下,而他倒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就在他无力之时,想要跳下手掌之时,如来却把手掌一覆,那“权”字化为山峰压的他掉下界去,落在北海峰旁边。天野左右挣扎竟无济于事,不禁泪如雨下,痛心疾首,直大声喊叫:“如来,俄被你骗了。”有诗为证:

掌中题字镇银猿,压往南游北海湾。

自古神权难取动,心从此后要参禅。

复诗曰:

我佛法力果无边,手握重权压野猿。

恶贯满盈今日报,看还为霸敢遮天。

却说如来广施法力镇住通天太圣,喜得玉帝请如来瑶池饮宴。将大红蟠桃奉请我佛,如来喜之不尽,与玉帝推杯换盏,共诉天机。正欢乐间,耳闻得有怒斥声,凄惨声。原来今日要处决杨戬,执鞭力士一路推搡一路骂,正往斩神台去。不一会,执鞭力士来瑶池请旨,是否诛杀杨戬。如来问故,玉帝乃将其火烧灵霄殿一事说了。如来称赞杨戬为三界第一英雄,再四求情,玉帝才免去死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策三千神鞭,打断神骨,剔去仙筋。革职下凡,天不得留,地不得收。任他在天地间游荡,自生自灭。

杨戬受刑之间,不出痛感,不发痛声。如来赞曰:“真君真乃天神也,虽我大目犍连尊者亦不及也。”

话说杨戬受刑之后,被执鞭力士扔下凡尘——将他扔到了南兽神洋敬法国地界羊角山村。杨戬被贬下凡后,浑身重如泰山,走路都十分艰难。他正要看清所处位置,却黄沙风起,一阵旋风舞来。旋风中隐约见一女子,贴在耳旁呢喃几句,而后旋风离去,临走之时,大喊:“哥哥,千万为我母子报仇。”有诗为证:

夫妻自古比鸳鸯,处处相随处处双。

太圣心肠何以硬?负恩休怪命将亡。

却说旋风卷来一阵黄沙,风里似乎杨莲哭诉,杨戬欲问,风却没了。眼前一幕更是惊心,但见:

贫穷小山村,虎狼正搜刮。不是山中兽,原是庙里神。山神土地罪恶多,天庭不发俸,恶神抹去旧慈悲,生出一张吃人脸。平日香火白供奉,旧时祈祷不再灵。如今山神为盗贼,明火执仗抢东西。土地心狠塞恶霸,杀人放火手不抖。可怜百姓齐哭诉,告与苍天天不管。

村民当中夹杂着一个文弱后生,十五六的样子。他穿着破烂,面对山神土地的搜刮暴虐,敢恨不敢言。杨戬一丝游魂来到他跟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后生听到有人跟他说话,可又见不到人。杨戬道:“你别找了,你看不见我,你只说你叫什么名字就是。”后生低声道:“我叫杨立。”

杨戬道:“你想为你父母及百姓报仇吗?”杨立也看不到他,眼睛神游四周,嘴巴道:“想。”杨戬道:“说想的,还是个男人。你现在没有法力,斗不过山神土地,你只有去北龙神洋罗浮山找黄龙真人拜师学艺,才能报仇。”杨立道:“离此多远?”答道:“五万四千里路程。”

杨立道:“恁远,我如何去得?”杨戬道:“我是天上一员神将,因受罚被剔除仙筋神骨。我如今是一丝游魂,天不得管,地不得收。我自己还有一桩血海深仇未报,你我又是同姓,不如将我一丝游魂入住你的体内,前往拜师学艺,归来可报你我二人之仇,如何?”

杨立道:“甚好,我在村里常被人骂做废物,如把躯体借用给你,兴许还能为我扬名立万呢!”于是,杨戬一丝游魂找到托身之所,附在杨立身上。有诗为证:

二郎被贬道实情,附体凡胎事好兴。

杨戬游魂屈腼腆,擎君从此享威名。

近来天庭事务繁多,杨戬烧了灵霄宝殿,袁天野又以盘古遗诏闹事,使得天庭乱了阵脚。好在如来出面降服了妖猿,玉帝赏赐玉石、玛瑙、水晶各十箱,如来谢过玉帝,返回西方去了。玉帝又赏了护道真人琥珀、珍珠、翡翠各十箱,还令他驻守南兽神洋地界。

十日后,新的灵霄宝殿竣工了。玉帝为庆贺新工,特于采风楼,聚圣阁设宴。取名“永昌会”,特请五等大神以上者参加筵席。

南华真人正是五等大神,被提名饮宴,十分荣幸。不觉骑象先行。南华真人坐骑为何是白象?不知列为看官还有印象否?前文书第五回交代,玉帝令真武大帝往不周山风谷口捉兽,捉得二十万妖魔怪兽。押入天牢,去其魔性,过百劫以后,只残留十万。因十万妖魔没有五级三证,被纳入天兵之列。有两个异兽,一个是腿长、牙长、鼻子长的白象,还有一个是骆驼犬。

他两个也没有五级三证,所以未许收编。白象被赐给南华真人,骆驼犬分配到望月亭报时。

话说南华真人坐象先行,悠哉悠哉十分乐然。不期后面有声喊道:“南华真人慢走。”喊了一遍,不见回头,又喊道:“庄漆园回头。”又喊了一遍,见他还是晃着脑袋,悠扬悠扬的走。这回直接喊道:“东陵圣母驾到,前面的快让开。”

听到东陵圣母四个字,南华真人才缓过神来,回头瞭望。却看见白黄黑绿四个鬼,乃直场四健——查老大、颜老二,管老三、舍老四。

南华真人笑道:“四位怎有闲心逗我?我还要去赴永昌会,四位改日再叙。”说着就要走,直场四健冷言冷语道:“南华真人真是心大的没处放,还想着赴会。怕是悬崖上扭秧歌——高兴到头了。上次玉帝问你东陵圣母何在?你怎么回复的来?你说她在四处奔波,尽心尽力查寻娘娘衣物。可事实如何呢?如今东陵圣母已皈依佛祖了……。”

话说至此,南华真人心起波澜,忙问:“你说什么?东陵圣母皈依佛祖了?什么时候的事?我如何不知?”

直场四健道:“我们知道你对她动了凡心,所以才及时叫住你。你若不被我们叫住,去赴会时,玉帝再次问及东陵圣母之事,你难道还要再说一次谎么?上次乃因袁天野、二郎神、护道真人这些烂人烂事迷糊住了脑子,玉帝一时没空理会。如今这些人都清静了,玉帝脑子正常了,还会信你鬼话么?你一个五等大神面见玉帝,上次又为东陵圣母遮掩,这斩神台上迟早缺不下。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去西方灵山鹫峰大雷音寺处与东陵圣母相会,方能躲过此劫。”

南华真人素日倾心于彼,怎奈天条甚严,平日见个面都说不了一句整话。只用一个眼神传达,却十分清冷。听他四个说出心中所想,便只好如此了。

话说雷音寺内,佛祖正与弟子、菩萨、罗汉讲经说法。那东陵圣母正听得入神,佛祖突然停了下来。东陵圣母问故,佛祖道:“尊神可知人生八苦么?”东陵圣母道:“请佛祖指教。”佛祖曰:“人生八苦者乃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我观尊神所患第七苦——求不得苦。我此处西行二十里有灵河岸三生石畔,是个绝好的去处,自会有人等你。”

东陵圣母听了佛祖之言,离了雷音寺。向西行二十里,果见灵河岸。但见:

滔滔流水,洪波直泄。飞烟卷起,南竹罗列。静时天云落抱,动起水浪吞灭。灵河如女,笑时凌波转动,羞羞怯怯。哭时大雨落珠,花枯岸裂。

灵河岸又立三生石:

赤橙巨石,立于岸边。朝饮灵河水,暮养水中莲。女娲自弃此,世上已千年。见证多少情人,听过多少缠绵。或深或浅,或苦或甜,有缘都在此间。莫非石头有所恨,不渡神佛只渡仙。又或佛法正高深,一切情魔难向前。

后人有诗赞三生石:

欲访天池水发源,倒骑北斗挟飞仙。

高低八节滩头路,俯仰三生石上缘。

复诗曰:

百岁因缘一旦休,三生石上事悠悠。

无梁双陆难归马,恨点天牌不到头。

千里月明千里恨,五更风雨五更愁。

东风去后花无主,任尔随波逐水流。

话说东陵圣母看见三生石亭立一人:

相貌堂堂着华衣,文质彬彬骑白象。手中一把拂尘,拂不尽心中之尘。眼中一滴泪珠,滴不出心中所言。心宥天下,天而不人。​乘物以游,养中和之心。看破生死,厌倦浮流。鲲鹏九万里,古椿八千岁。​情深缘浅,爱恨难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宋国蒙邑生,赵国阴城故。天地为棺椁,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赍送。

​白乐天有诗颂南华真人:

两鬓苍然心浩然,松窗深处药炉前。

携将道士通宵语,忘却花时尽日眠。

明镜懒开长在匣,素琴欲弄半无弦。

犹嫌庄子多词句,只读逍遥六七篇。

复诗曰:

​去国辞家谪异方,中心自怪少忧伤。

为寻庄子知归处,认得无何是本乡。

却说南华真人在亭中静观山水,不经意一回头,正看到​东陵圣母走来。心情大动,乱了修养,疯狂跑过去就抱住她诉说思念。东陵圣母听得他这些话也悲悲啼啼,互说着剪烛之时,共忆起西窗之夜。真是温柔不断,缠绵不绝。有诗为证:

三生石上聚仙人,互诉痴情又要分。

苦海红尘他日见,汝为皇帝我为臣。

且不说东陵圣母与南华真人不回天庭,只在西方极乐世界自由恋爱。话分两头,再说通天太圣自被佛祖用掌中权压往北海峰时,心灰意冷,日夜嚎啕。吵的三界不得安宁,佛祖慈悲,给他指了一条明路,他却不哭不闹了,这正是:

普济寺中无命客,南游路上有缘人。

不知佛祖为他指了一条什么路,请看下回分解。

送鲜花
评论
看过《假南游》的人还看过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