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龙兽·怪客

书名:诛天凌神  作者:梅雪逢夏 

本章字数:4220     更新时间:2019-07-11 20:54:05

莫云生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跳进河中的,一来他不识水性,吴作乐又已经身负重伤失去意识;二来他也不知道这急流通向何处,水中是否有妖兽潜伏,但不管前方是不是龙潭,他们刚才所处的环境确实是虎穴。

顺着湍急的河水漂流而下,莫云生早被灌了一肚子水,胸腹的两处伤口不断传来剧痛,倒是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至于像吴作乐一样昏迷过去。

不幸中的万幸是,直到二人被水冲到了一处浅滩上,也没有妖兽出来作怪,那三个凶恶的黑衣人也没有第一时间追来。

忍着伤口的剧痛,莫云生将兀自昏迷的吴作乐拖上岸,找了一块圆石,让他俯卧在上面,将灌入腹中的河水控出。之后从他腰间的芥子袋中摸出伤药,自行敷上伤口。

回想起适才那黑衣人的攻击,莫云生兀自心有余悸,自己的意识完全无法做出反应,全靠身体的本能,勉强躲开了要害,才不至于被当场击杀,那种无力感,倒是和之前胡铁匠往吴作乐脸上扔破布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好在暂时没人追来,这附近似乎也没什么妖兽,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勉强摆了一个五心向天的姿势,莫云生再度尝试着利用血煞之力的恢复效果来治疗自己的伤势,但这次事与愿违,胸腹的两处伤口愈合得极为缓慢,反倒是莫云生自己,好几次几乎控制不住心神,险些失去神志。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才勉强让伤口不再往外渗血。

外表看起来倒还好,体内却是一塌糊涂,稍一用力,便会感到刀绞般的剧痛。但莫云生很快便释然了,赤霞境修士,已经是踏入强者之林的人,出自赤霞境强者的一击,自然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苦笑一声,莫云生刚准备起身查看吴作乐的状况,却听见几声干咳,吴作乐已经醒转,正试图从石头上爬起来,但重伤之后双臂无力,一撑之下,却是“啪”地一声,四仰八叉地摔在了旁边的泥水中。

莫云生生怕出了什么岔子,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查看状况,却看吴作乐一脸生无可恋地望着天空,有气无力地叹道:“想不到本少也有今天……”

“二师兄,你还好么?”

“好得不能再好了,小莫,还站在做什么,快帮本少个忙,躺在这地方可真要命。”

莫云生脸色古怪地将吴作乐拽了起来,扶到了一旁的大石边上,靠着石头坐下,看着平时总将自己捯饬得一尘不染的吴作乐如今灰头土脸,浑身泥水,狼狈不堪,若不是时间、地点和场合都不合适,莫云生定要好好取笑他一番,但想到吴作乐是为了保护自己试炼才弄成这幅模样,那些不合时宜的笑意立刻被莫云生从脑海中清除出去。

“我们运气还算不错,半个多时辰了,那三个煞星还没追过来,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妖兽来找麻烦。”

吴作乐一边努力地清理身上的污渍,一边没好气地道:“运气不错?真的运气不错我们就不会碰见那几个老混蛋了,本少回想了一下,从装束和行为上来看,他们有可能是黑狼会的人,想不到这群渣滓还敢出来作妖。”

莫云生疑惑道:“黑狼会?那是什么?”

这个名词,莫云生从来没听玄机阁的人说起过。

吴作乐满脸厌恶地道:“就是一个类似玈人的组织,但他们更没有下限,什么事情都敢做,即使在同道中,口碑也是臭的要死,别的玈人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们可不是这样,他们既拿你的财,又是你的灾。加入黑狼会的,通常都是些穷凶极恶之辈,玄机阁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当然没人会提起他们,污了自己的嘴。”

莫云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适才那三个黑衣人行为无耻,下手狠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们适才提起了“魔门”,这又是什么?

于是莫云生顺水推舟,又问起了魔门的事情。

吴作乐掏出一瓶丹药,分给莫云生两粒,自己服下两粒,之后解释道:“魔门在十二年前就从江湖中销声匿迹了,江湖传言他们早已被灭门,但本少觉得,传承了千百年的门派,行事又是以邪恶诡诈著称,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断了传承?所谓魔门被灭一说,不过是那些既沽名钓誉又怕事胆小的所谓名门正道编出来骗世人为他们歌功颂德的。那三个人一看你的血煞之力,便将你认作魔门中人,显然,他们也知道魔门仍在某个地方存在着……”

吴作乐还在滔滔不绝地解说,这边莫云生却已经神游物外:“难怪这血煞之力如此邪门,难道真的与魔门有所关联?是谁将这力量封印在我的体内?师父是玄机阁长老,名门正道,我又是如何被师父收养?那胡铁匠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

一个个谜团,不断在脑海中来回倾轧,搅得莫云生心烦意乱。

“喂,小莫,醒醒。”

拍开了吴作乐在自己眼前瞎晃的手,莫云生摇了摇头,此时显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机,要紧之事是如何脱离险境,现在两人虽然外伤都处理得七七八八,但实则是外强中干,哪怕是之前的刀下鬼青鳞水妖来上一只,两人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

“你问了本少这么多问题,本少也想问你,是怎么从那三个老混蛋手中逃出来的?”

听吴作乐一问,莫云生也回想起了之前那个奇怪的妖兽,就是因为它出来打岔,才给了莫云生逃生的机会,于是莫云生原原本本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吴作乐本来已经毫无血色的脸上突然变得五彩缤纷,青一阵白一阵,半晌之后,喃喃道:“你之前说我们运气不错?”

莫云生点了点头。

“本少现在信了。”

见莫云生疑惑不解的样子,吴作乐叹道:“若你的描述没有错的话,那妖兽在剑瀑之森中有且只有一只,玈人们把它叫做龙兽。传说中,它就是这剑瀑之森里最厉害的妖兽,没有之一,这也难怪这附近都没有其他妖兽了。见过它的人,能活下来的可真不多,但它从来都是盘踞在森林中心,守着剑瀑的入口,怎么今天却跑出来了,还误打误撞地让我们能逃出来,你说这不是运气好是什么……”

“不管这龙兽是怎么回事儿,这次还多亏了它,不然我们可不是那三个人的对手。”看到吴作乐脸色古怪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莫云生有些好笑,扶着吴作乐,两人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抓紧时间调息。

将黑剑重新负在背上,莫云生心情有些复杂。怀璧其罪,诚不我欺,这柄剑才跟了自己半天,就引来了别人的觊觎。想起刚才两人在三个黑衣人面前全无招架之功的样子,莫云生击杀青鳞水妖的成就感,早已一扫而空。

吴作乐深以为然,既然两人能从龙兽眼前逃之夭夭,那么那三个黑衣人未必不能:“不知道那三个混蛋会不会追来,这剑瀑之森中杀机四伏,还得早做准备为好。”

莫云生二人所不知道的是,那三个黑衣人,此时已经再也不能追杀他们二人了。

在莫云生二人落入激流的一刹那,三人本打算出手拦截,但在那龙兽铜铃般的眼睛瞪视之下,没有敢轻举妄动,他们不像莫云生那样无知者无畏,眼前这东西的恐怖,他们早有耳闻。

那领头的黑衣人,是黑狼会的一个堂主,而之前这个位置的主人,便是在剑瀑之森中,遇到了龙兽,以他赤霞境九阶的实力,也没能幸免,短暂的交战之后,所残留的最大一块残骸是他的半条右腿。

领头的黑衣人当年作为前堂主的副手,以龟息之功诈死避过一劫,但那龙兽的强大恐怖,却早已牢牢刻在了他的灵魂深处。

此刻他心中盘算的,是如何让身旁的两个副手吸引龙兽的注意力,方便自己故技重施,从龙兽口中逃生,至于之前那两个小子,让他们再蹦跶几年吧,神兵利器再好,也得有命使不是?

只是难保那两个副手没起和自己同样的心思,黑狼会里都是些什么货色,黑衣人自己非常清楚,背叛比喝水都要简单。在狮子面前,羚羊要做的不是击败狮子,也不是跑得比狮子更快,而只需要比自己的同类跑得快一些就行了。

黑衣人有信心,自己是跑得最快的那只羚羊,现在只希望,龙兽的性子和狮子一样,一只羚羊就能满足它的胃口。

但那龙兽迟迟不发动进攻,只是优哉游哉地站在那里瞪视着三人,这让三人焦急万分,如同绷紧的弓弦,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正当三人进退不得之时,那龙兽却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对着一个方向欢叫了一声,并竖起了那七彩斑斓,绚丽缤纷的凤尾。

这诡异的举动,倒似是修士豢养的灵兽与主人之间交流的动作,一个古怪的念头从领头的黑衣人脑海中冒出,这龙兽似乎是在……邀功?

很快,他们的疑惑便得到了解答,面前不到两丈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身穿青袍,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左右的男子。

青袍客走到龙兽身旁,宠溺地安抚着它的情绪,而那剑瀑之森的霸主,在这青袍客面前,竟显出了几分乖巧可爱。

“他是何时……过来的?”以黑衣人的修为,十丈之内的修士,都应该无所遁形,但这青袍客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三人竟是谁都没有看出端倪。至于他与眼前龙兽的互动,那领头的黑衣人心中,蓦地生出了四个字:“理应如此。”

三人如临大敌,急提内元,耀眼的红色在三人周身笼罩,显然已经是全力以赴,此刻,三人心中所有的鬼点子都被抛之脑后,须知龙兽虽然实力强横,但毕竟只是妖兽,三人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但在这青袍怪客的目光下,三人有一种通透感,似乎心中所有的想法都无所遁形。唯有全力一战,才有可能找到唯一的生机。

那青袍客却对眼前这一切熟视无睹,安抚了一下有些不满的龙兽之后,便自顾自地踱着步,向三个黑衣人走来。

在三个黑衣人眼中,这青袍客,竟比刚才那强大无匹的龙兽更加可怕!三人提升至顶峰的内元,面对这青袍客,竟似无从下手一般,冥冥之中,三人有一种感觉,无论自己如何出招,都不可能伤到这青袍客一丝一毫;无论自己逃往哪个方向,都不可能钻出这青袍客的掌控。

若黑衣人是微尘,那青袍客就是天地!

青袍客一步步走近,每走一步,三个黑衣人的心口就像被重锤狠狠敲打一下,修为最低的老三,已经忍不住喉头的甜意,一张口,鲜血狂喷而出,旋即浑身抽搐,倒在地上无力地挣扎着。

青袍客又迈出了一步,老三惨叫一声,七窍中都渗出了鲜血,躺在地下,再也不动了。

老二再也忍不住这种压抑,大叫一声,飞身而起,赤霞境的内元已经凝成无数道黑气,夹杂着森森鬼哭之声,向青袍客猛然攒刺!

青袍客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又迈出了一步。

老二身在半空,却如遭雷殛,颓然坠地,漫天黑气瞬间烟消云散,胸口原本应该是心脏的位置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惊骇恐怖的神情,凝固在他失去生命的脸上。

领头的黑衣人鼓起勇气,涩声道:“我黑狼会与阁下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今日在下若哪里得罪了阁下,还请明示。在下也好补救。”

“黑狼会么?似乎名声不怎么样,遇见本座,是你们的不幸。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

完全借用了之前黑衣人的话,但黑衣人甚至连发怒的勇气都没有。

青袍客右手虚空一拿,一柄银灰色的长剑已握在手中。剑脊之上有九个圆孔,微风拂过,隐隐发出呜呜的悦耳轻响。

看到这柄精致的长剑,黑衣人脸上霎时血色全无,双眼因为震惊而凸了出来,仿佛看到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物一般!那如箫声般的轻柔声响,在黑衣人耳中,无异于忘川河边的百鬼恸哭。

显然,这青袍客,便是之前他心中浮现的几个完全不能招惹的名字之一,或许还是其中最可怕的一个。

“九韶定音剑!你是……你是……杨……”

银光一闪,世界安静了。

送鲜花
评论
看过《诛天凌神》的人还看过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