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红翡

书名:嫡女不善:侯爷宠妻成瘾  作者:挽卿辞 

本章字数:2006     更新时间:2019-10-09 21:42:43

天河盟内制度严明,台面下的事都好说,但要是上了桌面……老一辈人的口,不是那么好松的。

顾卿黎大致估算了算,祝兮这件事,还是不能拖!

孩子都八个多月了,要是等到生产还是没尘埃落定,产妇心神不宁,最容易难产。她这长久以来的忧心伤身,长途奔波也损伤气血,就怕最后孩子生下来,大人却身子亏损,这是要伤寿数的。

“来的是外祖母,”顾卿黎淡漠道:“还有余地。”

这就是铁了心了……暮云狠狠一咬牙:“属下明白了,这就吩咐人去准备。”

既然定了要见血了,还是早早安排起来的好,这位主儿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提剑出门。

“等等,栖先生呢?”

暮云一愣,她还真没注意,算来,栖寒枝已有几日没有露面了……

“属下这就去找!”失职,她真是太失职了!暮云十分自责。

“不必了,”顾卿黎的口吻比她面具下的脸色还要浅淡:“我就是随口问问。先生年资辈分都高,不该受拘束,别去打搅他。”

她与栖寒枝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相处得亲近了不少,可在他为沈墨‘求情’以后,暮云看得出来,顾卿黎对他是越来越疏离了。

柳家和祝家两户都不是简单人家,要从他们手里保祝兮和她腹中的孩子,可不是小事。若是最后决定要保她隐姓埋名,那要杀的人,可也多了去了。

这样的事,往日她不会瞒栖寒枝的。可今日,暮云无法从她的口吻中听出安排来。

瞿影君不是用寻常法子进的城,自然也就没有谁能那么神通广大这么快就收到消息,至少沈墨没从顾卿黎的神色中看见一丁点的不对。

听完她的话,沈墨觉得自己这眉头是舒展不开了。

“这件事,你可告知了世子妃?”

她要见祝兮,自然是心中有了成算。沈墨昨日就知道了祝、柳两家人进城的消息,祝家的人甚至还登门见了他一面,虽然没说真正的目的,不过从他们很想跟沈墨打好关系这一点来看,这是不无借力之念。就是不知道,祝兮这娘家人,站不站亲女儿这一头了。

看顾卿黎这大马金刀、大刀阔斧的样儿,再联想她这一年以来的‘战绩’,沈墨是不得不担心——担心那两家人的性命。

“世子妃清不清楚不重要,世子爷已经知道了。”不用白不用,事情往封锦澄身上推就行了,反正他给了那信封,就担了这个名头,顾卿黎用不着担心他不认账:“侯爷,这滩浑水,算来,最不该趟的是您。”

沈墨神色不变:“哦?是吗?”

“难道不是吗?”顾卿黎扬起一个温和无害的笑,话里却带着隐约锋芒:“谁人不知,您与女眷是向来不打交道的。打从两年前起,这承恩公府、大司马府的几位,尤、甚!”

跟顾卿黎有关系的人,你不该避着吗?

这句话的确不能深思,抽丝剥茧,那根刺就狠狠扎进人的肉里,翻来覆去的穿刺,不扎出几股血来誓不罢休。

沈墨微微移开了目光,神色不变,却有意避开了她的目光。

他不敢看她现今的眼神,他知道,那里面,一定是满满的、多到能溢出来的恶意与怨恨。梧桐子说得对,这些东西他就算知道,也还是不敢真正面对。

顾卿黎悠悠然喝了半杯茶:“侯爷若是没有其他的事,就让人带我过去吧。”

沈墨眸子一黯,叫了甘松过来。

那次的事情不算大,但沈墨都难得说了他,他也听进去了,在顾卿黎面前很是恭敬。

走到上次那个院落,甘松停了脚步。

“楚郎君或许不知,柳少夫人孕中多思,很是抗拒见生人。大夫上次也说过,最好不要刺激到她……府中除了侯爷与我,少有人踏足其中。楚郎君一定要见,也请言辞谨慎些。”

“毕竟,柳少夫人如今、很是不容易。”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甘松也不是心硬的人,顾卿黎听他关心祝兮,比对自己真心实意的恭敬更开怀许多。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叫开了门,迎面来开门的是祝兮身边的侍女青果,许是担惊受怕久了,一见到顾卿黎就先瑟缩起来。

“甘松哥,这位是……”

甘松以拳掩口轻咳了一声:“这位是楚宁楚郎君,侯爷的客人。也、也是受世子妃所托而来的,特意来的。你去跟夫人说一声,有客到。”

青果面色犹豫,显然是祝兮如今情绪不大好,不是见客的时候。

顾卿黎也不强硬进去,解下了腰间一个锦囊递给她。

“我虽受世子妃所托,不过还有一位故人也识得夫人。这其中的东西请姑娘带进去给夫人一观,若是夫人还是不愿见我……我今日就不打扰了。”

姿态已然放的这么低,青果没有不接的道理,虚掩了门,往里行去。

这院子就这么大,甘松与顾卿黎没有刻意放低声音,祝兮隐约也听得一个大概。青果将这锦囊带过来,她想到束薇与沈墨,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勉强接过来打开一观。

这锦囊开口后一倾,一件东西从其中抖落出来,映着阳光落在她裙子里。

祝兮本是半靠在摇椅上,见了它却忍不住坐直了腰。

这是只镯子,红艳艳的一只,在阳光下简直能活起来的一汪颜色。

这是上好的红翡,祝兮最喜欢这料,苏佩兰曾送给她一只蝶恋花的红翡钗,她喜欢的不得了。而后自己去翠屏楼,让大师傅把剩下的玉料做了一对镯子出来,那时顾卿黎就在她身边。这一只,还是她当日亲手戴在顾卿黎手腕上了,当时都说好了,好东西她不独吞,一人一只。

顾卿黎的死讯传出来时,她戴着剩下的那只镯子哭了好几日,眼睛都跟镯子一个色了。她还只当,此生,这红翡镯子是不会有成双成对相逢的时候了。不曾想,竟然在这样的境地再次见到了……

送鲜花
评论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