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后记

书名:暴血天星  作者:神仙哥哥 

本章字数:3261     更新时间:2016-12-17 05:58:19

异族三皇横死中州,百万大军被人族众强赶尽杀绝,这一战,荒域之中再也没有能跟人族持衡的底蕴了,中州再次回归平静。

天星一手建立的星组,其强悍的姿态已经深入人心。星组出道以来,打出的战绩世人有目共睹,他们不仅年轻,各个天赋超绝,为新生代之魁首。

泣血,天星。

荒舞姬,九音。

月下之虎,莲峰。

伏龙拳圣,威布。

咒刀死侍,幻水。

白魔女,乐芙蕾。

雷霆战爵,兰斯。

逆鬼,多罗叶。

镇魂碑,子印。

星组九人,当世最耀眼的九位新星。

一个个闪耀的名字,在沉星大陆留下他们一段段令人神往的战绩。

…………

五年后,祭魂山,斗魂锋。

天,渐渐破晓,山峰上朦朦胧胧,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这时,万籁俱寂,突然有了一声鸟鸣,划破了这寂静,东方天际浮现起一片鱼肚白,整座山峰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

天星静静的伫立在两座坟前,手中的酒壶倾斜,将里面的酒液慢慢洒向坟前。

“老铁,老萧……”

“你起来的特别早。”

身后传来一个清凉的女声,正是九音。

“睡不着而已。”天星将九音揽入怀里,黯然的望着两座坟墓,叹道:“转眼之间十多年过去了,脑海中不断回想昔年我们四人一去走出古月城时的情景。”

九音静静靠在他胸膛上,神态安静,闭目不语,只是搂着天星的腰间双臂越来越紧。

两人相拥良久,身后又接连走来七人。

“大清早的这么腻,小九儿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喔!”威布走上前来调笑了一句,随后一屁股坐在两座坟前,拿起酒壶痛饮起来。

九音神态不变,慢慢的松开了天星。

天星笑了笑,目光落在众人身上,“你们也这么早?”

莲峰,乐芙蕾,多罗叶,子印,兰斯,幻水皆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天星。

“怎么?我脸上有花?”

坐在地上的威布忽然扬起头,“五年了,你不打算去找那个家伙?哥几个可是都憋了一肚子火,这把火在肚子里烧了整整五年。”

“当时因为实力的差距,找到他我也无可奈何。这五年里,在我们变强的同时,他也在变强,我能感觉的到我们之间的差距。”

莲峰忽然道:“那又如何?凭着我们九个的力量难道还干不过他?”

幻水走上来,拍了拍天星的肩膀,“你似乎有什么顾忌?”

乐芙蕾俏颜含冰,道:“老娘忍了五年,再也忍不下去了。”

子印和多罗叶天性冷漠,没有说什么,但能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出那浓浓的战意。

天星苦笑,不知道该怎么说。

兰斯好像从他脸上看出了什么,“你们几个住嘴吧,老大有他的理由。”

“理由?”莲峰冷冷的瞟了兰斯一眼,狞笑一声,额头青筋凸起,手指关节捏的咯咯响,凛冽的煞气若有若无的萦绕在身体上,目光移向天星,低声咆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陪你在祭魂山呆了五年,浪费了整整五年,你却什么都不说?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个交代……”

话音还没落,乐芙蕾和子印,幻水皆是眉头一簇,三道身影迅速将莲峰围起来,幻水更是直接伸出手臂搭在他肩上。

众人商量好是来找天星谈论的,不是来胁迫的。

你莲峰平时桀骜不驯也就算了,但绝对不能这个态度。

“莲峰,你要干嘛?冷静点!”

威布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一块石像,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悍气息慢慢逼近莲峰,像是在告诉他,不要乱动。

多罗叶独自一个人靠在一颗大树下,一只小鸟好奇飞过来,落在他头上蹦来蹦去。他那阴冷的死人般灰白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莲峰。

“呵呵,怎么?你们几个想跟我动手?”莲峰怒极而笑,身体绷的更紧,浓郁的煞气愈发凝聚起来,目光落在威布身上,冷然道:“连你也针对我?当时受到那份屈辱的还有你,你别忘了。”

威布依旧一动不动,看也没看他一眼。

“不管你们几个想做什么,都住手吧。”兰斯一脸淡然搓着下巴,毫不在意氛越来越压抑的气氛,“你们想找那家伙,无非就是当年差点被那家伙给弄死了,对不对?”

看到威布和莲峰两人投来充满杀意的目光,兰斯又道:“你们想找到那家伙报仇,老大何尝不是?你们能不能听老大把话说完?如果老大不想去找他,大不了今天把星组解散,要去要留,你们悉听尊便。”

众人皆沉默了,莲峰烦躁的踢断一颗大树,引的一阵鸟兽惊飞。

良久。

“我失去了跟他的联系。”天星终于开口了。

众人闻声一愣,目光全部聚集在天星身上。

什么意思?失去联系?

“一个月前,我失去了跟他的联系,不知道怎么解释,就好像他在世间蒸发了一样,我捕捉不到他的气息了。”天星淡淡的吐了一口气,拍了拍莲峰的肩膀,“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是事实。他是分裂出来的另一个我,带着我遗落的记忆和老祖宗的灵魂,我比你更想找到他。”

莲峰脸颊抽搐,心中不能接受,当初那个似人似妖的东西以强悍的力量将他撕成了人棍,如果不是有九音的能力,他现在就是一个残废了。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个充满讥嘲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是看着一只蝼蚁,轻而易举可以踩死的蝼蚁……

五年来莲峰忍着屈辱在祭魂山进修,为的就是找黑暗天星报仇,五年后的今天,已经成为大至尊的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报仇,可天星却说失去了他的联系,这叫他怎么接受的了?

“呵呵……”莲峰气的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牙龈都迸出了丝丝鲜血。

其余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初黑暗天星不仅仅是狠狠的蹂躏了莲峰一番,所有人都差点被他杀死。如果不是为了击杀那位异族大圣消耗了太多力量,黑暗天星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得手,更不可能在蹂躏了他们之后扬长而去。

如果不是当时他们露出了死战的姿态,又或者说黑暗天星刚刚分裂出来,不太熟悉力量的运用,估计星组早在五年前就全员皆灭了。

众人陷入了凌乱的思绪中。

一个身影带着黑色气流稳稳落在天星面前,众人皆被阴冷的寒风吹的惊醒。

“义父?”看到那个挺拔高大的身影,天星奇怪的叫唤一声。

“怎么,你们好像闹矛盾了?”云天涯淡淡了扫了众人一眼。

天星摇摇头,“只是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

云天涯哦了一声,淡然道:“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众人皆是奇怪的向云天涯看去,什么事情值得这位最强圣枭过来亲口告诉我们?

“一个月前,从你身上分裂出来的那个人杀了缥缈宗的一位长老和三位护法,抢了这一届的圣女跑了。”

“?”

“什么?”

“好大的胆子,这家伙不亏是老大分裂出来的,真敢做?”

“他抢圣女?那个容貌倾世,宛若谪仙的女人?”

天星神色古怪,缥缈宗这一届的圣女他见过,确实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只是不明白黑暗天星为什么要抢她,那家伙暴戾异常,不可能是为了美色吧?

云天涯又道:“据缥缈宗的宗主说,那位小圣女瞒着所有人养了他五年,在一个月前那位小圣女准备继承圣女仪式的时候被他抢走,当众击杀了阻拦的长老和护法扬长而去,当时缥缈宗上任宗主正在准备交接仪式,不能动弹,才让他得逞。”

“击杀了一位长老……缥缈宗的长老是圣境,他一个人干的?”天星问道。

“不错。”

得到了云天涯肯定的回答,众人脸色沉了下来,内心无比震惊。

还是跟他有差距,而且不是一般的大,能独自一人在缥缈宗干出这种事,他现在到底有多强?

“义父,他拐了圣女,去哪了?”

“缥缈宗派出三位长老追杀,还是被他逃掉了,但他们根据踪迹一路追到了东海。”

“东海……”天星眸子闪动,那是我们星组成名的地方。

“缥缈宗跟东海海神族交涉,才知道他得到了海皇的帮助,去到了另一个空间。”

众人闻言身体剧烈颤动起来。

另一个空间?

“新……世界?”天星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拳头死死捏紧,“海皇有这个能耐?它可以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它为什么要帮他?”

传言,海皇才是沉星大陆最强的存在,只不顾它对大陆没有兴趣罢了,不然人族能不能霸占中州还真说不准了。

“没有答案,缥缈宗三位长老只了解到这些就被轰出海域。”

“义父……我跟他一定要有个了断……”

难道真要去新世界追他么?我的实力够么?能在那个比沉星混乱一百倍的世界里追踪到他么?

云天涯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孩子长大了,还清晰记得十几年前第一认天星做义子时的情景。

天星闭上双眼,内心翻来覆去,直到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掌时,才清醒过来。看着冷俏的九音脸上曝露出的关心,看着所有兄弟一双双投射过来坚定的眼神。

新世界……好熟悉的三个字……

“义父,海皇会答应送我们去新世界吗?”心中打定主意,天星不在迷惘了。

“我会和南皇一起去跟海皇交涉,不过这段期间你要完成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去妖夜雨林,你要凭着自己的力量给我降服黑龙。”云天涯冷峻的脸庞微微展颜,咧齿一笑。

………………

全书……完!

砸一下
送鲜花
评论
看过《暴血天星》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