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狱中之龙

书名:刁蛮总裁的兵王保镖  作者:纯情奶昔 

本章字数:3215     更新时间:2016-09-21 12:00:09

京都第一监狱。

那一扇沉重且坚固的大门缓缓打了开来,多少年了,这扇大门一直都紧闭着,这扇大门禁锢了多少穷凶极恶之人的自由,而大门口,一个穿着破烂白球衣的男人正缓缓走了出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但他那种脸上却写满了沧桑,似乎经历过的事情比那些老年人还要多,如果仔细的看他那双的眼睛,就会发现这双眼睛很深邃,深邃到让人无法看透。

男人身上发出一种难以接近的气息,尽管他一身破破烂烂的,但绝对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落魄之人。

就在男人踏出监狱的那一刻,一辆挂着军区牌号的红旗轿车停在了他的前面,假若有心人看到这个车牌号一定会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军区大佬都亲自来监狱这边了。

车门缓缓打开,一个年迈的老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老人看似有些年纪,但那张脸上却写满了坚毅,他凝视了眼前这个男人很久,最后竟然笑了起来。

男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自顾自的打开车门坐在了后座之上。

红旗轿车缓缓离开了京都第一监狱,而监狱门口,典狱长背着手静静的看着渐渐远去的红旗轿车,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典狱长,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啊?”旁边一个狱警有些疑惑的问。

“他没有犯什么事儿,至少在我眼里,他做的都是对的,只不过权势所逼,有时候我们身处的这个体制就是如此的肮脏,我觉得他是一个真男人,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监狱里面,他都从来没有低过头!!”典狱长眼里满是崇拜。

“这倒是没有人能反驳,他在监狱待了三年,来的第一年就被那些罪犯冠上了狱中龙的称号,他在的这三年,监狱从来没有发生过暴乱,所有人都害怕他铁一般的拳头,但更敬他做人的风范啊!”

“呵呵,其实我也不想他走啊,有他在我管理这个监狱都简单了很多,但他终究不会被束缚在这么一个地方,有朝一日龙抬头,必将血染半边天!”

……

军区大院。

红旗轿车停在院子里面,而车里面的走下来两个人,正是刚刚出狱的男人以及有些年迈的老人,两人很有默契的一同走进了军区大院最里面的一栋房子里面。

两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年迈的老人沉默很久,最终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很是亲切的笑了起来:“终于出来了啊,小枫!”

叶枫也微笑着回应:“李老,我能这么早出来都是你一手运作的吧?真没有想到,当初我最看不起的地方,最后却差点成了我的归宿,呵呵,谢谢你李老,不然我一辈子可能就呆在里面了。”

“你跟我还需要说这些话吗?当初没能保住你是我的错啊,小枫,这些年你在里面一定受了很多苦吧。”李老有些愧疚的看着叶枫。

“李老,我这些年过得挺好的,都说京都第一监狱关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人,可我觉得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那些人不过也都是一些思想极端的普通人而已,和他们接触,我也学到很多,至少我知道有些人被冠以恶徒的罪名,但却是被现实逼得走投无路,而有些人表面光鲜亮丽,却披着一身比狗还要脏的皮囊!!”

“小枫,你还对三年前的那件事情念念不忘?”

“我没有理由忘记,我更没有办法让自己忘记,即便再给我一次选择机会,当初我依然会那么做,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个体制如此的肮脏,我为国家做过多少事情都抵不过有些人生下来就戴着的光环!”叶枫的眼神冷厉了起来。

“小枫,其实你太偏激了,你也该想想自身问题,当初你把金三角那帮毒枭尽数杀之,一个活口都没有留,这跟你生擒的任务完全背道而驰,我承认那些人该死,可你这样却惊了那帮毒枭,我们最后的线索就在你手上断了。”

“这不是重点,李老,其实你心里根本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有人泄露军情,与我一同前去的大熊、小蝎以及老虎,他们绝对不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一锅端!”

叶枫眼角泛泪:“他们三个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姐妹,他们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在乎的人,可是李老你知道吗,我是亲眼看见他们三个的的尸体躺在血泊之中,小蝎的衣服全部扒光了,大熊死之前的眼睛还充满恐惧,他和小蝎跟我做任务之前我亲口说过,任务完成,我就帮他们操办婚礼,可结果呢?小蝎在大熊眼皮子底下被那帮天杀的畜生凌辱,人这一辈子,最大的仇恨莫过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大熊在死前有了仇恨,却带着仇恨死去,含恨终生,这是他应有的结局吗?”

“……”李老看着眼泛泪光的叶枫,没有开口。

“老虎的死我这一辈子都记得,当时我亲眼看见他趴在地上,脸颊朝着地面,而在他的旁边,就是两条军犬,那两条军犬就好像是饿狼一般舔食着自己的爪子,老虎的手,烂在血坑里,我甚至于想要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叶枫似乎想起了那时候的场景,扶着墙壁,双腿发软,握着拳头咬牙切齿:“李老,在出发前我就答应过他们,一定会带着他们凯旋归来,可是……小蝎和大熊的婚礼我这辈子没办法看到,老虎的尸体我都没有带回来,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的人,最后却落得尸骨无存,魂亡他乡的地步,李老,我问问你,这些血仇我能忘记吗?国家追究了我的过失,可谁又想过为我那三个亲人讨个公道?只因为背后之人顶着家族光环吗?家族光环就能抵得过一个军人一生的浴血奋战吗?”

“小枫,你要学会接受这个现实,体制内存在太多黑暗不是我们能够推翻的。”

“现实,去你马勒戈壁的现实!!”叶枫突然情绪有些失控,一拳头直接砸在墙上,李老刚巧拿起一个杯子,在叶枫拳头砸下的那一瞬间,这个杯子突然的就爆了开来。

李老的手被炸裂的碎片割出了道道伤口,但他却没有任何意外,反倒是皱着眉,看着叶枫:“小枫啊,放下吧,你的执念太深了,这两年年的狱中生活不但没有洗刷你的执念,反倒是让你变得更可怕了,你知道吗?以前的你没有这么冷漠,更不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你这样很危险的!!”

“对不起李老。”叶枫看着桌子上的血迹,呼了一口气,然后说:“这一次我被弄上了军事法庭,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这么早出来的,你放心,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

“嗯,你能这么想就对了,你是我从小带大的孩子,你更是我手下的兵,是我手下……不,是整个华夏军区最强的兵王,你不能意气用事。”李老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性格,当初在军区就从来没有服过谁,哪怕是教官他都照样能对着干,要劝这样一个男人放下过去那真是天书奇谭。

“嗯。”叶枫点了点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不过,这血海深仇我一定得报,只要我查到了背后主使者,我必然以他的血,不,以他家族的血,祭奠我那死去的三个亲人,他们三人的亡灵,必将在九泉之下痛饮仇人鲜血灌满的烈酒!”

“你觉得是那个人出卖了你们?只因为那个人跟她在一起了?”李老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叶枫没有回答,李老叹了口气:“她……果然还是你的软肋,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握不住的沙就扬了吧,她……现在过的不错。”

“是吗?”叶枫冷笑一声,心却像是被针扎过一般疼痛,不过三年的牢狱生活已经锻炼出他的心智,他没有过多表露心迹,转移话题:“李老,最近有什么任务么?监狱里面那些人都被给我给整的服服帖帖,这几年没怎么动手了,真想活动活动筋骨。”

“小枫,你是不是忘记了?当初你入狱的时候,你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兵了,你已经离开属于你的军区,你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我没有权利让你参与国家任务啊!”

“那我以后都没有进入军区的机会了么?”

李老摇了摇头:“没有了,即便你再强,国家都不会需要你这种进过监狱的人,我能把你弄出来已经是我的最大极限了,此生你都无法再成为一名军人!!”

叶枫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国家军人,可现在这很明显不可能了,他苦笑了一声,自我安慰的说:“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再看见这个体制的黑暗,或许我与这个勾心斗角的体制本来就不是一个路子的吧。”

“小枫,其实你离开军队也好,虽然我舍不得你,军队那些人也舍不得你,但要知道如果你回归了军队,那军队里面那些跟你在一起的兄弟恐怕都会受你的牵连,到时候……结果一定不会是你想看到的。”

“那好吧,只是不去军队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可以去哪儿?”

“你这么说我突然想起来,前些日子有个老朋友跟我提了个事儿,既然你也没什么事情,正好去我朋友那儿,在那里呆上一段时间,接触接触社会,免得到时候跟不上时代。”

“行吧。”叶枫答应了下来,可他却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砸一下
送鲜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