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拍卖会

书名:超品透视医仙  作者:柳随风 

本章字数:3384     更新时间:2018-12-06 19:15:02

宴会厅的桌椅被摆成一排一排的,临时舞台也成了拍卖会的主持台,一位四十多岁穿西服打领结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风度翩翩走上主持台,微笑着向众人点头致意,轻咳一声开口道:“我是橙天国际的金牌拍卖师卢约翰,大家叫我John就可以了。”

“橙天国际?华南地区最大的拍卖行?不是只主持国际拍卖吗?怎么今天到这儿来了?”

“是啊,还派出了金牌拍卖师,难道今天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前排的人嘁嘁喳喳议论起来。

那位卢约翰很满意大家的态度,如果没人知道橙天国际和金牌拍卖师的价值才是最大的遗憾,他微微一笑道:“各位说的不错,橙天国际是国内最顶级的拍卖行,而金牌拍卖师也必须具有渊博的学识、丰富的从业经验还要考取国际拍卖师的执业资格证书,我说这些不是为了炫耀自己,只是希望大家能够相信橙天国际,我们拿出的东西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如果有您中意的宝贝请您不要犹豫踊跃竞价。”

说完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小小的弧度,即便没有炫耀,但那份自信和淡淡的傲气却显露无疑,不过他说话还是很有技巧的,未曾开拍先使人们放下心来,待会竞价的时候自然不会再因为怀疑拍品的真伪而畏缩不前。

经过刚才“争风吃醋”的闹剧,王重愣是没找着王语柔,此时他左边坐的是李崇明,右边坐的是奥菲莉亚,没找到王语柔就算了,如今他也对这拍卖会有了些兴趣,虽然都是凡间的东西,但自己现在也不过是个凡人,还得靠凡间的药材提升修为,也不用瞧不起别人。

卢约翰开场白过后便请出了第一件拍品,“西周两耳四足青铜爵”。

爵是古代喝酒的一种容器,年代比樽还古老,器身呈扁圆形,青铜器在古代很常见,但西周的就太久远了,不说器物的品相,单就这年份也值老了钱。

王重略一运功开了天眼,只见青铜爵身上冒出淡淡的黄气,便知这是真品,青铜本身的颜色并不是青色而是黄铜色,但青铜表面容易氧化变成青色,所以叫青铜,硬度比较低,实用价值比黄铜和铁器低得多,现在没有人会再用青铜制器,但它的历史价值不容忽视,蕴含着我国五千年的文化传承。

青铜爵底价一百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元,开拍以后其价格一路飙升,最后成交价八百七十万元,这个价格就太过虚高了,一个喝酒用的爵,总重量也没有一公斤,最多能卖到五百万。

买走青铜爵的竟然是一个东瀛人,刚才几个竞价的华夏人争不过他,不由唉声叹气,旁边李崇明也哼了一声。

王重捅了捅他:“李大哥,怎么你们不希望这些东西被外国人买走吗?那干嘛不禁止外国人进来?”

李崇明叹了口气:“这是国际规定,外国人拍卖东西的时候也允许咱们华夏人去拍,只要不是私下里的拍卖,就只看谁钱多,想禁止某些人参与难度比较大。”

“国宝也允许坐飞机带出去吗?”

“国宝当然不行,除了特许的国际展览,其它情况下国宝是不允许随便动的,但能被定性为国宝的东西可不多。”

王重点了点头:“也对,只是不知这次为什么请了国际拍卖行?难道有外国的东西参加这次拍卖吗?”

“那倒不是,但听说这次的东西都是从海底打捞出来的,也是邪门了,那地方就在咱们国家明文规定的内海边界线上,说是咱国家的东西也行,可这次行动却是联合打捞,那帮外国人非得说是在公海上,扯不完的皮呀,最后干脆拿到这来拍卖,价高者得,谁也甭矫情,我这不就领了老爷子的任务来了么。”

“这是爱国行为呀,为什么不能用公款呢?”

“公款?不够国宝级别怎么动用公款?如果是国宝那没的说,最后肯定交给国家,如果不是,最后该落到谁手里?谁敢明目张胆拿国家的钱出来砸人?弄不好就把自己搁进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不问你究竟有多少钱了,希望你能顺利拍到压轴物品。”

“嘿嘿,也就想想吧,我这点小钱算什么?我可知道现场就有好有几个外国财团,重量级我不知道,但我这点小钱肯定不够看。”李崇明的笑容有些苦涩。

两人低声聊着,各种拍品也陆续被人拍走,直到出现了一个紫砂罐才引起了王重的注意。

这是清朝嘉庆年间的紫砂罐,罐面雕刻全版清明上河图,古色古香很有韵味。

王重关注它不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因为出价的人中有王语柔!

真是有钱人哪!刚给我三十万又竞拍古董,她绝对不是律师楼的打工仔那么简单!

“经过鉴定,这是清代杨彭年大师亲自制作的紫砂罐,做工精细美轮美奂,清明上河图中人物齐全,表情各有不同,实在是收藏珍品!”卢约翰激动的介绍着,作为金牌拍卖师,他头一次露出了这种表情,众人都知道这紫砂罐的价值必然低不了。

几轮竞价之后紫砂壶的价格已经超过三百万,十分接近于此类藏品的终极价格,这东西虽然精美但年代近了点,可再往前也没有清明上河图不是,所以这价格也高不到哪去,肯定比不了青铜爵,但对喜欢紫砂制品的人来说却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当价格超过三百五十万的时候王语柔犹豫了,这东西是她为爷爷买的,老爷子就喜欢紫砂制品,玩的就是品味,而且还就待见清明上河图,这要让他知道自己碰见好东西却没买回去,非跟她急不可,但她手里真没钱了,都给王重了,这三百五十万已经是她能够借家族名义透支的极限。

她旁边的邵亚文见此情景便与她低声交谈几句,王语柔十分为难,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这次邵亚文要替她支付后面的钱款,不过是借的,等把东西交给爷爷以后再还钱。

邵亚文见心目中的女神竟然答应了,顿时心花怒放热血上头,别说借钱了,就算真给,花个几百万也值啊,一是能得到女神的青睐,二是讨好了她爷爷,他可是知道,王语柔的爷爷是法律界的老前辈,曾经参与过宪法修订的!

王重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王语柔特别想得到这个紫砂罐,现在不得不向邵亚文借钱了。

邵亚文得了女神的应允,才不管多少钱,反正是借的,一通胡加,愣是以五百万的价格打败了所有竞争者。

就在卢约翰要落锤的时候王重举手了:“五百一十万。”

“好,这位先生出到五百一十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了?”

王语柔当时就愣住了,他为什么要跟自己作对?三百万以前一直是我在喊价,你没看见吗?还是气自己和邵亚文走在一起?我明知道他有老婆,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你这不是耍小孩子脾气吗?

她幽怨的看着王重,王重却对她笑嘻嘻的做了个鬼脸,气得她直咬牙。

“语柔,怎么办?超过五百万了,这东西历史成交最高价才不过四百九十万。”

王语柔银牙一咬道:“加!”

“好!五百二十万!”

“五百三十万。”王重立刻跟上。

“五百四十万。”

“六百万!”

所有听到这个数字的人都吃了一惊,立刻有人去查清代嘉庆年间紫砂罐的成交价,果然没有超过五百万的,这小伙子是怎么了?好像在跟人较劲哪。

最震惊的莫过于王重身边的李崇明,主要是王重年纪太小了,怎么看也不像有这么多钱的,再说了,你一个小孩子买紫砂罐干嘛?那是中老年朋友玩的好不好?

他低声问道:“兄弟,你有那么多钱吗?”

“没钱。”

“啊?没钱你竞价那么凶。”

“我没有,你有啊。”

李崇明无语了。

王重嘿嘿一笑:“看见那女的了吗?”

“怎么着?”

“那是我看上的人,不能让那个老男人得手。”

“啊?争风吃醋啊?兄弟,哥劝你一句,你年轻气盛,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个可以理解,不过差不多就得了,六百万找什么样的女朋友不行啊?”

“不,我非她不嫁!不是,她非我不娶,呸呸!反正我就认定她了!”王重的声音可不小,所有人都听见了,王语柔面红耳赤不知说什么好,原来这孩子这么喜欢自己!

邵亚文立刻火冒三丈直接叫道:“七百万!”

“八百万!”

“九百万!”

王重呵呵一笑对他举起一根中指:“一千万!”

“轰!”整个会场都炸开了锅,敢情一根中指是一千万,你要给我一千万天天对我竖中指也行啊!

王语柔的脑子乱哄哄的,别说不知说什么好,就连思想都不会了,完全处于宕机状态。

邵亚文真急了,就算是借钱也不能这么玩呀,你以为加减法呢?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行了?那可是真金白银!他扭头对卢约翰说道:“主持人,有人在会场捣乱你们也不管吗?这小子有钱吗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确实是这个理,众人都看向王重,刚才打架的人里就有他的身影,现在又在拍卖会捣乱,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家里大人呢?就允许他这么胡作非为?

卢约翰见多识广,虽然没见过这么不拿钱当钱的主但也不会发怒,只笑呵呵说道:“这位先生,如今竞价已到一千万,要是我落锤的话你就得付款了,不知先生……”

“付款好说,我虽然没钱但也不会赖账。”

众人一片绝倒,这说的什么屁话?没钱你还不是赖账?这可不是一千块,这是一千万哪!

卢约翰差点没给憋回去,顺了口气才说道:“那我可就落锤了。”

“慢着!”王重抬手说道。

在场众人一片哄笑:“呵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没钱了吧?没钱装什么大个的?”

“千万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砸一下
送鲜花
评论
看过《超品透视医仙》的人还看过

关于有乐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投稿说明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电脑版触屏版

Copyright (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南京墨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33847号-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