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鬼门

书名:绝世武帝  作者:八戒 

本章字数:3297     更新时间:2016-08-27 05:57:08

第一章 山鬼门

南楚郡国,山鬼门。

清晨,骄阳初升的时候,山鬼门的一众弟子纷纷聚在了大殿里,七、八个长老级的人物,站在一座山鬼石雕下面,一脸铁青的怒视着大殿中间那个被囚禁在牢笼中,昏迷不醒的俊秀少年。

“哼!外门弟子陈小漠,擅闯珍宝阁,撞翻青铜巨鼎,还引来了地裂虎兽,导致我们山鬼门储藏了数百年的灵药毁于一旦……”一脸铁青震怒的大长老,咬牙切齿的宣布着对陈小漠的处罚决定。

而围在牢笼四周的那群山鬼门弟子,早已经窃窃私语的讨论开了。

“这蠢货多半也知道,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所以就假装昏迷,想要蒙混过关躲避惩罚吧!”一个鹰钩鼻、眼神阴銮的山鬼门弟子,瞥了一眼被栓困在牢笼中的陈小漠,嘴角含笑的讥讽道。

“就他那胆小如鼠的娘们性格,没准是真被吓昏了也说不准。”另外一个山鬼门弟子,幸灾乐祸的笑道。

牢笼右边,一个身形玲珑有致,面如皎月的白裙少女,一脸担忧的望着昏迷不醒的少年,低声道:“小漠,你快醒醒……”

她很清楚,一旦大长老宣布完惩处决定,就真的尘埃落地了,到时候就算陈老爷子亲自登门,恐怕也于事无补了,为今之计,只有陈小漠自己坦诚,山鬼门的一应损失都由陈家赔偿,才有缓和的余地,然而,陈小漠这次闯的祸事太大,就算她们家跟陈家相交莫逆,也不敢私自做主。

嘲讽声、讥笑声络绎不绝,在陈长生的耳畔响起。

片刻之后,陈长生才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望着眼前这一幕和周围那一张张陌生脸孔,呢喃道:“我还没死?这是哪里?”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原本是诸天仙域陈家的五少爷,遭人陷害污了城主府小公主的清白,还没等他开口辩解,就被陈家那群圣体境的族老,联手轰杀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瞬间,无数的疑窦在陈长生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即便前世修为已经达到涅槃六重,天赋更是精彩艳艳,号称诸天十秀之首的他,也变得愣愣出神起来。

“哈哈,这蠢货假装昏迷不成,又开始装失忆?真以为装疯卖傻就能蒙混过关,躲避惩罚不成?”阴銮青年一脸戏虐的望着陈长生,嗤笑起来。

而站在牢笼右边的白裙少女,也是一脸羞怒的瞪着陈长生,情急道:“小漠,不要胡闹了,赶紧向门主求情,就说陈家会赔偿山鬼门的所有损失,要不然,等大长老下令将你幽禁在寒池水牢,就晚了。”

“赔偿?区区一个陈家,赔得起山鬼门的损失么?”一个山鬼门弟子,翻着白眼道。

“舞阳,这次的事你最好不要参合,否则,就算你是七长老的亲传弟子,也会被牵连,更何况,若是让大师兄知道,你是为了他被牵连的,到时候,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大师兄的追命剑。”阴銮青年森冷的笑道。

“我的事跟他何关?”燕舞阳脸色一冷,显然对青年口中的大师兄很抵触,沉声道:“陈家赔偿不起,还有一个燕家。”

“燕家?”

阴銮青年‘啧啧’两声,邪笑道:“据我所知,山鬼门跟烟雨剑阁这次的赌注,是整个后山险地,别说陈家和燕家,就算掏空整个大楚郡国皇室的宝库,恐怕也不够赔偿山鬼门这次的损失吧!”

燕舞阳一阵默然,身为山鬼门的真传弟子,自然清楚,山鬼门这次掏空府库的灵药,就是为了引出后山险地里面的山鬼凶兽,赢得烟雨剑阁的赌注,倘若输掉了盛产山鬼凶兽的后山险地,没有了山鬼来源,这个宗门还能称作山鬼门么?

换句话说,陈小漠这次闯下的祸,无疑是断了整个山鬼门的根基,别说陈、燕这两个世俗家族,就算南楚皇室,恐怕也无力赔偿山鬼门如此大的损失。

一直倾听着周围几人对话的陈长生,隐约察觉到一丝端倪,刚准备开口询问,只感觉识海一震,铺天盖地的记忆碎片,如同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夺舍重生?

读取了一些记忆碎片,即便是见识广博,在诸天仙域被称作十秀之首的他,也是一阵愕然、心悸,没想到‘夺舍’这种玄妙诡异的事,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自己,居然大难不死?

只是,那颗难以掩饰的喜悦心情刚升腾起来,等他读取完所有的记忆碎片,瞬间就掉入了冰窟之中,脸上竟然是茫然、错愕、呆滞的古怪神情,口中情难自禁的道:“闯祸王?”

陈小漠。

南楚郡国陈家的嫡子,一年前被送到山鬼门……

即便是陈长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陈小漠这厮,天生的扫帚星?

一年的时间,在山鬼门大大小小的祸事就闯了不下二十起,若不是看在陈家老爷子跟山鬼门有旧的份上,估计早就被逐出山门了。

然而,就在一个时辰前,这厮更是闯下了弥天大祸,被一只洞玄境的地裂虎兽追到珍宝阁,撞翻了青铜巨鼎里面,准备用来引诱山鬼凶兽的灵药,最终,所有灵药被地裂虎兽吞食得一干二净。

站在山鬼石雕下面的大长老,宣布完陈小漠在山鬼门犯下的二十桩罪状,才冷声道:“门主禁令,即日起,将陈小漠幽禁于寒池水牢五十年,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探视,不得私自释放……”

“寒池水牢?五十年?”

听到这样的惩处结果,不少山鬼门弟子都忍不住抽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炼化了本命兽魂的灵台境魂者,寿元也才一百六十载,像陈小漠这种连本命兽魂都没有的肉体凡胎,寿元最多八十。

一下子被幽禁五十年,等于说,他这一辈子都毁在了寒池水牢,而且,还是生不如死的下场,一旁的燕舞阳,虽然早就料到结果不会太好,但真切的听到‘五十年’的时候,一张脸也变得苍白起来。

反倒是一向被认为胆小怕事的陈小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从记忆碎片里,他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无非就是山鬼门和烟雨剑阁打赌,能否在一个月内,捕获万只山鬼售给南楚郡国……

一万只?

陈长生暗中摇了摇头,诸天仙域的陈家也算是一方霸主级的存在,《藏书阁》里面的经卷数以百万,从小就博览群书的他,对各种凶兽习性的了解,就算是整个山鬼门的人加起来,也抵不上他一个。

更何况,用焚烧灵药的方法来引诱山鬼,绝对是愚不可及的,深吸了一口气,不等大长老下令将自己关押去水牢,朗声道:“大长老,如果我有办法在一天之内,帮山鬼门捕获万只山鬼,能否将功补过?”

“一天之内?捕获万只山鬼?这小子失心疯了吧!”一个山鬼门弟子,撇了撇嘴,面露嘲讽的道。

众所周知,山鬼在《万兽无疆谱》上的实力排名虽然不高,但是,行迹诡异,再加上心性狡诈,是出了名的难以捕获,即便是前世实力修为已经达到涅槃六重的陈长生,若用蛮力也休想在一天之内,捕获万只山鬼,更何况,此刻的他在众人眼中,只是一个上山一年,连一只山鬼都没捕获到的肉体凡胎。

不光是四周的弟子,就连山鬼石雕下面的七大长老和山鬼门主,都被陈长生的那番话给惊懵了,一脸呆滞的望着牢笼里自信满满的陈长生。

“小漠,你疯了吧!一天之内捕获万只山鬼?就算是道胎境的门主也不敢夸这样的海口,赶紧道歉,否则,诓骗了门主他们,就算陈爷爷亲自登门,也救不了你,到时候就不是幽禁五十年了。”燕舞阳焦急道。

“舞阳姐,相信我。”陈长生一脸笑意的望着牢笼旁的燕舞阳。

融合了陈小漠留下的所有记忆,他也知道,身旁的少女和他一样,都是大楚郡国的世家子弟,而且,陈家和燕家相交莫逆,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在山鬼门的一年多里,也幸亏有她照拂,才不至于让陈小漠那个肉体凡胎被其他山鬼门弟子欺负、羞辱,连带着此刻的陈长生,也对她生出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好感。

感受到陈长生的异样,燕舞阳张了张口,最终还是缄默下来,她发现,牢笼里面这个从小喜欢跟在她屁股后面,口口声声叫着‘舞阳姐’的鼻涕虫,从昏厥中醒过来之后,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当真有法子,能在一天之内捕获万只山鬼?信口开河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大长老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望着陈长生。

“当然。”

陈长生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道:“不过,我现在还是凡胎肉体,想要捕获山鬼不太容易,只能将它们从后山险地引出来,至于捕获它们的事,还得交给各位长老和门主来办,才行。”

“哼!我们山鬼门的最后一株灵药,都被那头畜生吞食了,拿什么来引?”大长老一脸铁青的怒视着陈长生,显然,若不是他将地裂虎引去珍宝阁,山鬼门又岂会落得如此天地,甚至,面临了灭顶之灾。

“其实,想要将山鬼引出来不难,焚烧灵药的法子是最蠢的,一个不小心,甚至会给整个山鬼门带来灭顶之灾。”陈长生义正言辞的望着大长老,他很清楚,如果不将自己从捣毁灵药的事情里面摘开,以后,这个罪名将永远笼罩在自己头顶上,想到自己在诸天仙域遭受的屈辱,陈长生那颗刚平静下来的心绪,也变得躁动起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原本只是随口想要撇清自己的一番话,却在山鬼门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

砸一下
送鲜花
评论
看过《绝世武帝》的人还看过